新闻中心 | 三江商城 | 民歌方言 | 文化名人 | 二手买卖 | 车辆汽车 | 三江人才 | 图说三江 | 三江旅游 | 三江婚嫁

区域导航 | 三江房产 | 商家企业 | 供求信息 | 物流信息 | 三江招标 | 博客日志 | 行业会展 | 婚介交友 | 三江导航

 

 

首页 - 文化名人 - 文学作品 - 绘画 - 书法 - 艺术鉴赏 - 佛教 - 民风民俗 - 民族工艺 -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三江资讯网-打造三江区域权威资讯网络门户 -> 三江文化 文学作品 书法绘画 文化名人 教育资讯 艺术鉴赏 人文风情 -> 三江文化 -> 文学作品

TOP

RSS
《南流金沙水》第二部分村里的美人之一
[ 录入者:848079700 | 时间:2016-07-20 10:41:58 | 浏览:2768次 | 来源: | 作者: ]

之一

收获的庄稼,经过全村人几个月的劳作,颗粒归仓。人们终于有了一点闲散的时间,早早晚晚聚集在一起,排练一些样板戏,丰富村寨里的文娱生活。

在我幼小的记忆里,演得最多的就是《红灯记》《沙家浜》《白毛女》《智取威虎山》了,当然演的可能有些断章取义,但确实为村里的人们带来了无尽的欢乐。

村里有几个“特型演员”,比如饰演铁梅和白毛女的阿香,演李玉和、杨子荣的天和爸老庚爹,还有反面人物座山雕,以及吹拉弹唱的一大帮子人,总让人们羡慕得不得了。

村寨里的人们等太阳刚刚落山,就听到队长在喇叭里叫嚷着:“今天晚上在上打场演戏,大家要分组坐好,每人拿一块干柴,一家都不能缺!” 上打场比较宽敞,又打了三合地,人往四周一坐,露天舞台都在正上方了。

人们早早喂了猪食吃了晚饭,扶老携幼,三五成群地扛着凳子,手拿木柴,邀约着走向打场,分组围圈而坐,男的抽着旱烟,婆娘们搂着孩子搓着草绳,在呜里哇啦的交流声中,静静等候演员们的到来。演员们用锅烟子、墨水、洋红等原始的“胭脂” 化妆之后,个个变成了村民的“偶像”。

随着“咚———咚———咚” 的鼓声,锣镲相继敲响,二胡、木、椎和瓶瓶盆盆的交响乐接踵而来,人们的眼睛只会随着演员的说唱转动了。

饰演铁梅的阿香一出场,年轻的小伙便瞪大了双眼。人面桃花,两点腮红,鼻梁高挺,柳叶眉下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青布裤红棉袄,扎着红头绳的长辫子披在身后,穿一双蓝布鞋,踮着碎步绕场一圈,然后走到舞台中央,把柳腰一扭头一扬,背上的辫子就甩到胸前,双脚稍微弯曲交叉,双手从左到右轻轻一扬,观音似的纤纤手指悠悠指向人群,朱唇轻启,清清脆脆地开始说唱,直叫台下的人群情躁动。

而老庚爹天和爸饰演的杨子荣一出场,肃静专注的人群开始喧沸骚动起来。老庚爹有一套洗得发白的青布中山装,平时舍不得穿,在演戏的时候才向人们展示一番,脚上虽然穿着黄胶鞋,但只要腰间扎上皮带,套好红袖章,打上绑腿,戴着特制的八角帽,浓眉大眼、身材高大的他显得更加威武雄壮,神气十足。另外,老庚爹演起反面角色座山雕时,更是能镇住小孩子的哭闹声。把散发着羊膻味的羊皮褂反穿在身上,戴一顶邋遢吧唧的北京帽,斜挎一杆木头手枪,眼圈被锅烟子圈上,脸上抹一把锅烟子,长长的包谷须变成了胡子,把座山雕的凶神恶煞横行霸道展现得淋漓尽致,黑灯瞎火撞见他,一定把人吓得半死。

戏一开场,老人们对着儿孙的耳朵说: “快瞧快瞧,杨子荣来了!”或者说:“座山雕来了!”台下的观众一片惊呼,演戏进入了白热化。自制乐器的咚咚嚓嚓声,随着熊熊燃烧的火堆,附和着人们的欢呼声,久久回荡在山谷间,回应着涛声依旧的金沙江。

阿奶嫫(老奶奶) 们露着没有牙齿的一张嘴,不停地用纳西话向旁边的婆媳问道: “阿紫演买?甲雷吃买!系噶哦呢—系夸哦?”(纳西语:在演什么?相当好看!是好人还是坏人?) 随即嘎嘎嘎地笑起来。

老头子看得兴起,听着老太婆在旁边叽叽喳喳,一肚子的鬼火冒了出来,把烟锅杆敲得咚咚响,咬着阿奶嫫的耳朵狠狠地说道:“阿嘞嘞嘞,阿奶嫫史得,卡孜孜,古呢呗雷,雷莫古莫了呢来反,米国科米盖反!” (意为:死老婆子,不要出声,好好地看,不会看就回家去,到火塘边烤火去!) 老头子的话像是喝了包谷酒,虽然低沉,但盖不过年轻人机灵的耳膜,在一旁悄悄逗趣

起来。

阿奶嫫的询问声停息了片刻,过不了多久,就好像忘记了老头子的责骂似的嚷嚷起来,惹得老头子一锅接一锅地抽旱烟,也懒得去理会老太婆问个啥东西了。

舞台四周的柴火烧得差不多了,敲锣打鼓的人们也有些疲倦,戏幕也接近尾声。队长背着双手,神道道地走上台来,口若悬河一通,不外乎都是老三篇,秋冬季节风干物燥,要注意使用野火,村里不准发生偷盗行为,某某家是五保户,村里按分组要准时给砍柴扒松毛……云云。

戏演完后,民兵青年留下,帮助处理好舞台边的火堆、收拾好道具等等。整个漫长的冬天,队长总是不厌其烦地重复着类似的话,现在想来,这样面对面的说教方式,起到了很好的宣教作用,人们在野外用火特别注意和小心,在我小时的记忆里,山上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起大的火灾,人们也知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如果没有了山林,就像农民没有土地一样。

记得有一次,村里的天和、阿坤、阿润和、宝和我们几个天天在一起玩耍的几个小娃娃,背着小竹篮,到新建沟以上的山林捡松果,一伙人只顾玩乐过了头,随即把干透的松毛在“嘎海古” (休息处)的地方,堆连成数十米的长龙状,几个人突发奇想,其中一人从身上摸出家里偷来的火柴盒,迎着下午的山风,几个人围成圈,哧嚓一声,松毛像浇了汽油,冒着滚滚浓烟呼啸而去,烧焦了头发眉毛的我们,眼看火势无力扑救,吓得赶紧躲到树林里,甚至想背着篮子向山下逃窜。

阿坤、天和两个人,想跑去将松毛隔断,但脚步跑不过山风。转眼之间,飘忽不定的火苗就要钻进山林地带,我们骇得抖手抖脚,不知所措。此时,正好有一群背柴火、拉松毛的大人,从山上小跑下来,一见到这里浓烟四蹿,一下子丢了背子,脱了坎肩,砍了树枝前来扑火,三十多号人马左堵右截,灰头土脸,总算避免了一场浩大的森林火灾!

大人们一见到几只小竹篮,四处搜寻,把藏匿在溜槽沟里的我们揪了出来。一字排站开,要我们自己交代“罪行”!一群人相互袒护,都说是一起放的,还理直气壮地将偷偷分配的几根火柴捏在手心,有一种“视死如归” 的“英雄气概”!大人们把我们当了“人质”——— “押送回家”。不但说给父母,还扬言要交给公安局!一听到“公安局”三个字,一群人脸色铁青,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尿了一裤子。我们这群“纵火犯” 闯了这么大的祸,纷纷被父母用上了“衙刑”,五花大绑吊在瓜架上,收拾得皮开肉绽,十天半月不让几个老庚见面,每次队里开会,我们成了村寨里臭名昭著的反面教材!让自己的父母在邻里间抬不起头来,所幸他们一个也没有“反目成仇”,我们也没有蹲进大牢。

三十多年过去,这件众人皆知的“纵火案”,到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打印繁体】【发表】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2013年第二批传统村落之维西叶枝.. [下一篇]2013年第二批传统村落之维西叶枝..

评论

称  呼:
内  容:

相关信息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萧嘉麟: 最后一次放船(1972)
·《南流金沙水》第二部分 村里的美人之四
·江南印象之秦淮河、夫子庙
·何为孝?(深度好文)
·2013年第二批传统村落之维西叶枝镇同乐村
·《南流金沙水》第二部分 村里的美人之四
·2013年第二批传统村落之维西叶枝镇叶枝村(..
·《南流金沙水》第二部分村里的美人之一

最新文章

·《南流金沙水》第二部分 村里的美人之四
·《南流金沙水》第二部分 村里的美人之四
·2013年第二批传统村落之维西叶枝镇叶枝村(..
·《南流金沙水》第二部分村里的美人之一
·2013年第二批传统村落之维西叶枝镇同乐村
·《南流金沙水》第二部分 父亲和他的村寨之八
·《南流金沙水》第二部分 父亲和他的村寨之四
·《南流金沙水》第二部分 父亲和他的村寨之三

推荐文章

·丹增曲珍之格桑花(50)
·怀念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广告招租,欢迎抢订..

asp大马 asp木马